意外與合理

      上回搭火車到基隆 ,以及搭高鐵到高雄 ,都分別在上班後讓兩位學校同事提到『你是不是有到基隆?』、『是不是有搭高鐵,我有看到你耶!』。我除了對這樣的巧合感到意外,但也真的認為合理:我、同事,當時都出現在那裡。
      當我們看到某個新聞時,已是其『經過一段人事時空運作』後的結果。而且我們只看到一小點,事情全貌仍未知有多深廣。你可能猜到我提的是『起雲劑』風波。面對這樣的意外~想都沒想到有人會在食品裡添加DEHP,繼而衍生全民與國際對台灣食品安全的疑慮,這卻是合理必然的後果了。
      同樣地,對於某些人說出某些話,我們可能感到意外:這樣的衝突感來自於他的身份與此話語的相稱性,以及我們對他的印象,認為不致如此表達。不過,若是進一步考量其說話之際,想達成哪些目的?讓攸關自身或全民利害與否朝希望的方向開展,我們也就能地理解他們為何這樣說了。
      楊技正謙沖自認『合理』地盡本分做事,卻為她自己與全體國民帶來『意外』的人生與健康改變。食品業者是否自己進行原物料檢驗,平時我們沒特別關注,但也大致是『合理』地認定吧!當然,有業者『意外』地認為自己也是受害者。這些都讓我開始對自己習於認定的合理或意外加以懷疑、批判檢視。

      連續兩期的商業周刊 ,更讓我對這種在同一件事的合理到意外,或是跨界事物的合理與意外,有更深的批判思考機會:
      何飛鵬先生從以往苦口婆心勸進年青人,改以嚴厲口吻對政府與社會提出警語:『從卸責到當責的政府組織改造建言』、『台灣社會集體失智』。而公孫策先生也是以『黑心,在誰胸中?』、『有了警覺,就該行動』兩篇評論『雞婆地』對大家耳提面命。當然,更不要說上期封面主題『一毛錢陪上台灣製造,每口食物都成賭注』到這期『全球最會賺錢公司:新加坡』的諷刺與警示了。

      從意外發生,我們也看看政府、業者、媒體、消費者的合理思考與行動。
      政府也由總統和行政院長親自進行一個『監督銷毀塑化劑污染食品』的動作….。呵呵,有沒有合理地看習慣這種意外的寫法?看中時社論『塑化世界需要庶民版資訊 』,我合理地希望藉由一次意外帶給我們的事後諸葛智慧,讓政府與企業、媒體、全體國民,能齊心合力建構起讓人安心、信任的解決方案~這點,絕對不能再有壞消息的意外出現!

評論: 0 | 引用: 0 | 閱讀: 174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