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工作記憶:畢業生與自然教室

      早起預想也回想。今天是畢業典禮,這一屆的孩子,對我有特別回憶:當時教七個班『五年級自然』,另外有一班『一年級體育』~在路上遇到都被大聲喊著『體育老師好』,我也有機會認真看著他們天真地笑。當時的自然教室 ,就是我利用單槍幫忙教健康操的地點呢!我利用DV拍攝他們練習的樣子,還同步直播,看他們看到自己或同學出現在畫面中(偶爾還zoom in特寫),大家一起笑得更開心。

      到了五年級時教他們電腦,而這一年來都很少遇上,而昨天畢業典禮預演、幫忙簽畢冊時,我竟有那種『熟悉他們一年級的樣貌,卻對他們這一年來的成長感到陌生』的錯覺?!在身形、聲音變了很多之外,不變的當然也有:靦腆的或開朗的個性、當時看著你笑的眼神...,都能讓我的工作記憶增加更多有力的智慧連結。

       雖說是『工作』的回憶,卻也可以把自己『工作記憶(Working Mempry)』作一番磨練!您可以參考『工作記憶模型與多重表徵 』,我也藉著圖像比喻加以補充。

*認知記憶,可以或不必受外在環境影響,在思考當下都能有機會全員調動到工作記憶區,同時在與現在的訊息加以疊合~就好似工作記憶的書桌般,雖然桌面大小有限,但利用『多影像疊合層』的能力,我們每個人的思考運作都有此『特異功能』喔!自由任你玩想、編劇,感動自己或創造新的經驗、行動決策參考等。

       等會早些到校,我想再坐在自教室裡一角,疊合一次六年前後與每個孩子的教學相長時光。

*多重表徵圖,給我很多啟發,我以畢業生、自然教室為例:
      想著『你自己,正在與誰溝通?』,這件事,就可以展現我們的『後設記憶(Meta Memory) 』力吧!若說圖裡的一邊是現在的你,另一邊也是呢?或者,想著『一邊是你,一邊是某個畢業生、他一年級的時候、他們一起跳健康操、運動會表演的樣子(這在數位相片與影片裡都可以再重現)』?一下子,就能讓自己玩想許多不同畫面的再交織,而讓情緒、意識混搭出更有說服自己前進的驅力與說法。

      所有的溝通,終有雙方各自與共同希望達成的意圖與共識,而學校、教室的每個角落,該都可以讓我(們)自在走過、珍藏點滴回憶。兩種『工作記憶』對話,也正是人生有緣相遇、享受教學相長的最佳溝通結局吧!

評論: 0 | 引用: 0 | 閱讀: 189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