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thnographic Field Strategies 俗民誌研究

      與其藉由當事人或相關成員的口語對話之主觀描述(即訪談法或是焦點團體訪問),或許,讓研究者身歷現場、長期參與或旁觀,相信能獲得更多第一手資料,甚至發現無法以言語重述呈現的訊息。這樣的『俗民誌』研究方法,已長期利用於文化人類學領域的研究中~研究者親身投入田野現場,進行觀察、資料蒐集與意義詮釋。

      相較於『小規模設計』或是『研究者主導』的實驗研究,『俗民誌』方法藉由進入一個現場,研究者必須做好準備:想探究的問題可能出現的訊息樣貌為何?現場的人事互動與脈絡是否有特殊外顯或隱含的訊息必須注意?尤其,研究者自己投入現場時,是以第幾人稱的視角(甚至必須彈性切換)來看眼前所有事物?若再加上長期參與的豐富資訊蒐集、發掘與整理,怎樣掌控好的研究進展….,這些都需要研究者不僅事前準備、更要能即時應變與立即調整行動步調才行。

      我們可以從旅人與住民的角度來看:短期參與的旅人,實無法細探察覺田野中自成脈絡的互動氛圍,但也可能因為擁有全新的視角,找到賦予新意的機會。當然,若是能與『住民』角色的研究參與者進一步對話互動,相信更能掌握全貌與細節。

      身為在職教師,可以說自己原本就在現場,所以較沒有『變得隱形(Becoming Invisible)』的考量,若以此來進行研究,可能要多加留意的是『主觀偏誤』的盲點。書中提到『校長辦公室裡的那個人:一種民族誌』,我有讀過中文翻譯版,如今翻看,加上近日『新北市中小學營養午餐弊案』的新聞,讀來更有許多感觸與唏噓~我們真可以保持客觀立場於教育之田野現場,來檢驗與批判所有事物嗎?
      有關科技工具應用於俗民誌研究,或者線上俗民誌的研究趨勢,讓我更關注兩點:
1.在便利與效率之中,如何更謹慎綿密地掌握多方訊息之交匯,獲取更為全面的意義構建?有了好的研究輔助工具,更要有好的研究者胸懷與承諾才是。
2.針對研究場域中,實體現場與網路世界的混搭(Mashup),是否因而引發多元多樣的當事人自己與人機、人際互動脈絡之量變與質變?這些都有賴研究者涉入時多加留心。

      作者也提到:既然在田野現場可以看見、聽到更多元的訊息,那麼即時紀錄的習慣與策略,以及事後回顧與省思,就是不可忽略的持續功課。同時,關於倫理議題的謹慎,也更顯重要。
標籤: 質的研究
評論: 0 | 引用: 0 | 閱讀: 2174